掌上南航
微信公众号
手机端下载

空中抛油58吨,南航航班备降换取旅客生命安全

2016年10月19日,北京时间13点45分,南航CZ600航班从纽约起飞,执行飞往广州的航班任务。起飞后不久,机上一名女性乘客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向机组求助。根据病人的病情综合判断,机组立刻启动紧急程序,实施就近备降。在空中完成58吨航空燃油抛洒作业后,航班于17点28分降落在加拿大蒙特利尔机场。经初步诊断,该病人确诊为早期心肌梗塞,经过紧急救治,该乘客脱离了生命危险。

起飞半小时发现乘客不适

“女士们、先生们,现在飞机上有一位生病的旅客需要帮助,如果您是医生或护士,并且能够提供帮助,请立即与乘务员联系。我们将不胜感激……”。一阵清晰但略带焦急的广播打破了航班巡航的平静。

此时飞机已经爬升到了1万两千米的高度。就在稍早前,南航机上乘务员在进行例行巡查时发现就坐于经济舱46E座位的一位女士脸色苍白,表情十分痛苦。当班的主任乘务长段前云得知这个情况后,立刻按照应急程序进行广播寻找医生帮助。

很巧,一位来自广州市第十二人民医院的退休医生主动请缨,为病人进行了初步诊治:“她有高血压病史,已经出现了意识模糊和心脏供血不足,现在的体温是39.4度。根据她的种种表现,我判断她是心脏不适”。在医生的建议下,乘务组提供了机上常备的药品硝酸甘油,服下后病人略感好转。在一旁守候的病人家属见病情好转后,执意建议继续飞往目的地广州。主任乘务长段前云及时将以上情况报告给了当班的责任机长高光。

备降?还是继续向前飞?

备降,不仅意味着航空公司燃油费、起降费等等各种间接直接损失可能超过一百万元,更意味着近三百名旅客的行程安排都将被改变;继续往前飞将是茫茫的北冰洋区域,尽管病人的情况已暂时稳定,一旦再有恶化的倾向,后果将不堪设想。这个问题在当班机长高光的头脑中存在了不足10秒就给出了答案:果断备降!立刻向总部汇报并申请地面支持!

决定备降后,降到哪里是下一个选择题。“备降场的选择,不是考虑飞机的情况,我们更多的还是从旅客可以得到救治的医疗条件优劣来考虑。毫无疑问,蒙特利尔的保障设施和医疗条件都对旅客更加有利。”机组果断选择了蒙特利尔机场实施备降程序。与此同时,南航总部的运行指挥中心的远程指挥协调职能已经在南航北美办事处总部开启,地面各项保障工作正在有条不紊进行着,以确保飞机落地后可以第一时间得到足够的地面保障支持。

抛掉了相当于一架737飞机重量的燃油

执飞本次航班的机型是南航飞行距离最远的波音777-300ER,该机型的最大着陆重量超过251吨。当旅客在空中出现疾病征兆时,机上仍有100多吨的燃油。这个重量明显超过了飞机起落架和机身结构所允许的重量限制。根据运行要求,在飞机折返蒙特利尔方向后,机组开启了机上的抛油活门。经过近一小时的抛洒过程,58吨燃油被从飞机上释放掉了。“58吨,这相当于抛掉了相当于一架737飞机整机重量”,高光形象的比喻道。随着机身重量减少到符合着陆重量要求后,飞机才具体了实施降落的条件。

17:28分,飞机在蒙特利尔机场顺利着陆。升降平台车和医生已经等候在机坪上。舱门打开后,医生进入客舱迅速将病人用担架抬下了飞机,并立刻在廊桥口进行紧急救治。

20:33分,飞机完成加油程序,重新飞往广州。从蒙特利尔地面站传回的消息,病人被诊断为早期心肌梗塞,情况已经稳定。如果不是及时返航救治,她面临的或许是失去生命的威胁。

“以人为本”首倡机上医疗志愿者计划


远程航线的备降,确实会给公司带来不小的经济损失。机长高光表示:“在旅客的生命面前,这些都不算什么,以人为本、生命至上,是我们对旅客的服务承诺,任何时候都不会改变。”

10月20日中午,CZ600航班降落在目的地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南航股份公司总经理助理、地服部总经理李军专程在舱门口迎接,并代表南航向何医生致以诚挚的谢意。

根据统计,2015年,南航航班发生因机上旅客突发疾病而返航、备降近100起,平均每4天就有一例为抢救旅客而返航、备降的航班。

为更好的服务旅客,今年8月初,南航在机上救助治疗方面再推新举措,正式向具体职业医生资格证的医务工作者推出“机上医疗志愿者”计划,旨在鼓励医生乘坐航班时对需要急救的患者进行紧急施救,提高机上突发伤病救助效率。南航特别为参与注册的医务工作者和在航班上提供医疗协助的志愿者给予里程奖励。为免除志愿者的后顾之忧,志愿者在南航航班上提供医疗救助和援助引发医疗纠纷,南航将承担由此产生的相应责任。这是国内航空公司首家推出机上医疗志愿者服务计划,此举将为旅客安全出行提供更加有力的保障。短短两个月时间,该计划已经吸引超过两千名职业医师报名参加。


关注与订阅